您好!
您当前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廉政文化 > 警钟长鸣
分享到:

从“大能人”到阶下囚

发表日期: 2021-07-08 作者: 毛超林 陈湘林 来源: 湖南日报

——透视邵阳近年查处的涉案金额最大处级干部贪腐案


    “我正是被这些老板别有用心的公关所打垮,在他们的信誓旦旦面前,逐渐勾肩搭背,兄弟相称,不分彼此,使得他们有机可乘……”

    这段自我反省,来自邵阳市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、邵阳市城市建设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市城建投)原总经理罗少林的忏悔书。

    罗少林曾经书写过邵阳市城建投从起步到总资产超过500亿元的辉煌,是城建领域的“大能人”。然而,他却在事业巅峰时抵挡不住诱惑,“自导自演”贪腐大戏,最终黯然落马,成为近年来邵阳落马处级干部中涉案金额最大的一个。

    近日,记者走进邵阳市纪委监委,采访罗少林从“大能人”到阶下囚的蜕变轨迹。

     诱惑面前心理失衡

    32年前,罗少林只身来到邵阳。这个时候的他,还是一名从普通工人家庭走出来的青年,举目无亲,更无靠山。

    也许,吃苦的孩子早当家。骨子里,罗少林深知只有靠超乎寻常的努力,才能在异乡获得一席之地。

    经过近20年的摸爬滚打,他终于在城建领域有所建树,小有名气。

    2004年,罗少林通过公开选拔突出重围,担任市城建投总经理。上任后,他迅速抓住机遇,按照“区内平衡,差额增信”的开发理念,向银行贷款5亿元。利用这5亿元,邵阳的城市建设拉开了向东拓展的序幕。随着城建事业不断发展,市城建投实力也不断壮大,总资产超过了500亿元。

    作为“功勋元老”,罗少林在公司内部的威信大幅度提升,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,慕名而来的工程老板也越来越多,各种诱惑也纷至沓来。

    2009年,有一名施工企业老板一次性就给罗少林送了30万元。起初,罗少林还是能够约束自己,没有要这个钱。

    “我曾经立过誓,要廉洁自律。第二天,就跟市城建投的一个副总一起将30万元退还。”罗少林说。

    但是,后来,随着城市建设项目不断增多,罗少林跟老板们的交往也越来越多,看到老板们有钱的神气、花钱的潇洒,他渐渐就心理失衡了。在公司业务蒸蒸日上时,这个“功勋元老”开始迈开贪腐的步伐,从违纪到违法,逐步滑入万丈深渊。

    穷尽一切办法敛财

    办案人员调查发现,罗少林在海南、长沙、邵阳等地拥有房产10多处,并在他邵阳和长沙的住所内查获了1000多万元现金,以及大量的高档烟酒、虫草、黄金、手表等。除了直接收受老板们的钱财外,罗少林还想尽千方百计敛财。

    “比如,制造虚假借贷关系受贿、以借款获取高息的形式受贿,还以投资为名获取高额固定回报的方式受贿。”办案人员肖志男告诉记者。

    经查,2012年至2016年,罗少林利用担任邵阳市城建投总经理的职务便利,帮助工程老板罗某承揽了9个工程项目,总工程量达到10亿多元。同时,在相关工程项目的招投标、合同签订、工程款支付、履约保证金返还、土地出让金返还等方面为罗某提供了诸多帮助,使罗某获取了巨额经济利益。

    办案人员介绍,为感谢罗少林,罗某分多次直接送给罗少林1072万元,以及一个价值3万多元的招财纳福金龙算盘。另外,还以“借条”或“收条”形式承诺送给罗少林2610万元,虽然因为相关项目没有结算以及案发等原因没能实现,但受贿的事实已经构成。

    2009年左右,邵阳市城建投面临融资难问题,时任分管市领导决定充分发挥民间力量融资,提出谁能够协助城建投公司融资,就可以承揽融资额25%的工程。在工程老板姜某协助下,邵阳市城建投向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贷款数十亿元。根据事先的约定,罗少林把两个工程交给姜某做,并在征地拆迁、矛盾调处、工程款支付等方面给予他关照和支持。

    2011年11月,为感谢罗少林关照,姜某向罗少林提出“借点钱”,表示想以借款给付高利息的形式送钱给罗少林,罗少林便以姐姐的名义“借”给了姜某200万元。

    就这样,2012年到2016年,姜某按每月5分到1角不等的高息,先后4次送给罗少林现金580万元,高出民间借贷利息300多万元。

    2008年至2011年,在罗少林的帮助和支持下,工程承包老板曾某承揽了多个工程。在项目施工期间,罗少林在征地拆迁、施工矛盾处理、工程款拨付等方面提供支持和帮助。

    2011年9月,曾某到罗少林办公室要某工程的工程款,并告诉罗少林自己在郴州承包了一个项目,罗少林趁机问曾某是否缺少资金,表示自己可以借两三百万元给曾某,曾某表示同意。于是两人约定,罗少林借款200万元给曾某,借期一年,固定回报150万元。

    为了掩盖该受贿事实,罗少林要求曾某在收条上写自己姐姐的名字。同时,为了让回报率显得没那么高,还特地要求将出资额写成350万元。2012年8月至2013年3月,罗少林以投资为名获取曾某固定回报150万元,高出民间借贷利息80多万元。

     昔日“兄弟”情深  大难临头“跑路”

    经法院审理查明,自2008年至2017年3月,罗少林利用职权,为请托人在工程承揽、招投标、工程付款等方面谋取利益,非法收受请托人财物折合人民币4640多万元。其中,以“借条”“收条”形式许诺的贿赂款,就达2610万元。

    正因为自己做了亏心事,罗少林惴惴不安,想方设法逃避组织审查。

    办案人员告诉记者,罗少林擅长下围棋,精通三十六计,对数字格外敏感,设计了一系列自以为高明的犯罪方法和规避调查的方法。然而,再狡猾的狐狸,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。最终,他的这些手段都被办案人员一一识破,落得个自食苦果的下场。

    办案人员郑启光告诉记者,从2005年开始,罗少林就不再敢将得到的赃款存入自己的银行卡,而是把现金分藏在家中。他还陆续将收受他人的黄金、手表、购物卡及相关财产凭据等物品,藏在邵阳市青城国际住处外的消防通风井里。对外投资、入股,也都是利用自己亲属及朋友的名义及银行卡办理相关手续,企图用这些方式来掩盖违纪违法所得。

    “回忆过去的岁月,每认识一个老板,他们首先总会是对你毕恭毕敬,对你关心备至,有病帮你联系医院,有事想方设法帮你处理……我正是被这些老板别有用心的公关所打垮。”对于自己利益链上的“兄弟情”,罗少林显得痛恨不已。

    “这些所谓的兄弟获得利益以后,通常都会对罗少林进行利益输送,这个时候他们就赌咒发誓,像‘有我的就有你的’‘谁说出去就死崽女’之类。”办案人员曾智勇介绍。

    案发时,正是所谓的“兄弟情”,让罗少林与“兄弟们”订立“攻守同盟”,企图规避组织审查。然而,可笑的是,大难临头各自飞,昔日的“兄弟们”正是将其推向万劫不复的始作俑者。

    2018年4月26日,罗少林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2018年6月1日,他被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刑14年6个月,并处罚金200万元,没收违法犯罪所得2000多万元。

    ■采访手记

    少了监督这味药,“朋友圈”成“围猎场”

    张斌

    邵阳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罗少林走上严重违纪违法道路,是心理失衡、三观不正所致,更是权力失控、监督乏力的产物。

    作为城建领域的官员,罗少林和老板们关系复杂。他的“朋友圈”,带有权力寻租、权钱交易的性质,使得简单、纯粹的朋友关系,沦为一种互相利用、相互勾结的利益关系,成了“围猎”与“甘于被围猎”交织的“围猎场”。因为缺乏监督,便给了罗少林以可乘之机,频频将权力当成寻租的商品,最终从“大能人”跌落成阶下囚。

    “朋友圈”成“围猎场”,少了监督这味药。这给我们带来警示:要害部门、关键岗位应当完善制度机制,及时建立权力清单、责任清单、负面清单,尤其对已经出问题、可能出问题的环节要用制度规定严格框住,最大限度地提升权力的公开透明度。同时,要强化日常监督,坚持党内监督与其他各方面监督相结合,环环相扣织密监督之网,扎牢不敢腐、不能腐、不想腐的笼子。在权力运行的过程中,要以监督制约权力运行为核心、以岗位廉政风险防控为基础、以加强制度建设为重点,探索构建权责清晰、流程规范、风险明确、措施有力、预警及时、追责严厉的防控机制,以最大限度清除腐败滋生的土壤条件、最大限度减少党员干部的犯错机会。同时,手握权力者,无论权力大小,都要懂得敬畏权力、慎用权力,自觉接受监督,永葆廉洁本色。

责任编辑:邵阳市纪委监委宣传部】

官方微信公众号
及时获取最新信息